[改編/1V1]《[網王]穿越之聖經》作者:墨泠 (改編自《網王之聖經》) <連載中>

10頁(共10頁) 上一頁  1, 2, 3, 4, 5, 6, 7, 8, 9, 10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向下

第十七章 意外

發表 由 墨泠 于 周三 12月 28, 2016 10:34 pm

  “砰”的一聲,霍特將網球打出。

  另一邊,中河內咧開嘴,露出一口大白牙。他沉下身體,右腳後收,掄起球拍將球打向霍特身側,“砰”的一聲響,霍特還沒反應過來,球便已經出現在他腳邊。

  出乎預料,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球,霍特下意識地揮拍卻剛好打中網球,然而,還沒等他高興,手上傳來的重量讓他球拍往下沉了沉。

  “好,好重!”

  不得已,霍特雙手持拍,奮力才將網球回擊,同時,心有餘悸地看了眼球拍,隻見拍面印著的字母淡了一筆。他心中沉了下來:“果然,隊長說的是對的,對方之前隻是在試探,不過,這反差未免太大了吧?”

  與此同時,石田早早站在網前,他手臂肌肉膨脹,金剛怒目看著來球,揮動球拍,呼嘯著朝網球蓋過去,同時他大喝道:“一十八式波動球!”

  “砰!”

  驚雷炸響,只見球拍打中球後,帶出一道波紋狀的振動,四周的觀眾只覺得一陣恍惚,耳朵被這突如其來的巨響震住,短暫失聰。

  “呼!”

  網球就像一枚熾熱的導彈頭,四周炸裂火光的朝著對面撲去。霍特愣在當場,諾瓦克突然出現在他身前,緊皺著眉頭,雙手揮動這球拍迎上去。

  “砰!”球拍還未與球接觸,危險的感覺炸得諾瓦克頭皮發麻,靈光一閃,他手中球拍不進反退,同時身體迅速後退。

  “倒是不笨。”白石讀懂了他的動作,不過又搖頭道:“可惜,如果只有這樣的話,是不可能回擊銀的波動球,這可是渡邊那家夥都得認真起來的擊球呢!”

  果然,諾瓦克雖然讓球勢減弱,但球拍真正觸到網球時,他臉色還是猛地一沉。不過,天才畢竟是天才,而且他還是有著準世界級實力的天才,只見他手腕一震,球拍拍面以極快的頻率振動,銀波動球的威力也在漸漸消散。

  “給我過去吧!”他怒喝一聲,手臂上隱筋乍現,看來他是真的用上全力。

  “呵!”然而,中河內突然出現在網前,他冷笑一聲,用力將球扣下。

  “砰!”

  “15:0。”

  只是兩個來回日本隊便拿下一分,這與之前在捷克隊進攻下的狼狽不堪判若四人,有些人甚至不相信的擦了擦眼睛,然而,事實就是日本隊剛才的表現將捷克壓制住了。

  場外,捷克隊隊長阿洛斯鐵青著臉,不斷朝諾瓦克打眼色。諾瓦克也看到了,雖然不想承認,但他的確小看了日本隊。

  “隊長說的沒錯,對方的確很強!不過,我們也不是沒有優勢,只要發揮我們的長處,將對手限制住,這場比賽就是我們的了!”

  腦中迅速地分析著,諾瓦克叫來霍特,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什麼,霍特目光閃爍,點了點頭。走到發球區,霍特看著對面蓄勢以待的石田,拋出網球。

  “哈!”他高喝一聲,在球拍擊中球的瞬間,附加了些許旋轉,目光掃向石田,他心中冷冷道:“這球可沒那麼簡單,好好享受吧!”

  對面,石田看著來球,正準備回擊,心中突然浮上一股不好預感。從接觸網球到現在,他也算身經百戰,尤其是和渡邊的那場比賽,更是出道以來最艱難的一場。隨著和各種類型的選手比賽,加上白石有意無意的理念灌輸,石田並不是一根筋的力量選手,相反,他心思十分細膩。

  感覺到不對勁,石田腳上一轉往回退去,只見原本的網球突然偏離軌道,並且詭異的加速起來。不過,石田不是初出茅廬的菜鳥,大跨步的追上去,同時甩動球拍朝網球掃去。

  “砰”的一聲,霍特眼皮一跳,就見網球呼嘯著朝這邊射過來。不過,他並沒有退避,有了之前的經驗後,反而激起一股與之爭鋒的決心。當然,不是硬碰硬的決鬥,霍特頭腦十分清醒,他要用智慧戰勝對手。

  雙手持拍,霍特腳下一沉,對著回球毫不猶豫的拍打上去。網球簌簌響著,旋轉著,仿佛孤雁從地麵疾飛而起,接著化身為一頭冷峻盯著獵物的雄鷹,對準地麵俯衝而去。

  “來了!”切原驚呼一聲。

  石田皺眉往後退去,對方的這招可是攻擊後場的神技,不小心就會被趁虛而入。

  “等等!”然而,前面的中河內卻突然出聲喝止石田,如刀的目光掃視著半空中的網球,他突然冷笑道:“不過如此!”

  隻見他猛地朝左邊中線前跑去,手中的球拍同時做出了擊球的動作,對面的霍特見此,眼中閃過驚慌之色,但中河內又怎麼會放手,看到原本對準底線而去的網球突然變軌,他嘴角噙著冷笑,一個轉身打向網球。

  “砰”的一聲,中河內原本自信的臉上變了變顏色,不得已,他左手突然搭上,雙手合力才將網球回擊,而後,整個人受力飛了出去,腹部磕到了裁判座位下的凸起的金屬塊。

  “30:0。”

  對面,霍特的慌亂被突如其來的喜悅取代,他冷笑著嘲弄道:“白癡!球還沒落地就硬接,上面的力量加上重力,不好受吧?”

  日本隊這邊,許多人被他的話激怒,但在鳳凰和鬼的制止下沒有行動。石田則在第一時間跑道中河內身邊,將他扶起,關切問道:“沒事吧?”

  豆大的汗珠從中河內額頭流下,他強壓下痛苦,搖頭道:“沒事,一點舊傷,比賽的話還是沒問題的!”

  捷克隊那邊,突然有人說道:“切!忍受不了這點痛苦的話,還是趁早回家吧!”

  聽到這樣的話,中河內冷哼一聲站起來,一股可怕的氣息彌漫在他體外,輕輕推開石田,他說道:“繼續比賽吧,我可不想讓人瞧不起!”

  感受到中河內的殺氣,之前說話那人也縮了縮脖子,待在隊伍裡不敢出聲。這時,隊長阿洛斯道:“都閉上你們的嘴,我們是代表捷克來比賽的,不想待的給我滾回去!”

  隊長發話,捷克隊隊員頓時噤若寒蟬,他們可是知道光頭隊長的手段,他對敵人狠,對自己人更狠!

  比賽再開,不過,面對毫不保留的中河內和石田,諾瓦克和霍特幾乎沒有還手之力,尤其是石田,想起之前對方的話,他心中就憋了股氣,一百零八式沒有留手,統統用了出來。

  ……

  “砰!”

  “Game,中河內、石田,1:0。”

  ……

  “砰!”

  “Game,中河內、石田,4:0。”

  ……

  “Game,比二盤比賽結束,日本隊中河內、石田獲勝,比分6:0。”

  面對日本隊疾風暴雨般的攻擊,諾瓦克和霍特根本無法回擊。中河內精準的如同機器的擊球,幾乎指哪打哪,在強烈的旋轉到了對方手裏都會被化解,更可怕的是石田,一百零八式毫不保留的用出,這可是和渡邊大戰後的石田,那恐怖的力量讓兩人叫苦不堪。

  “呼呼!”兩人喘著粗氣,不敢相信的看著對面亞裔的臉孔,這真的是他們一直瞧不起的網球國家的選手嗎?

  準世界級實力的諾瓦克感受最深,石田的力量似乎還有保留,突然,他好像想到了什麼,目光轉向日本的休息區裡。那裡,白石、真田、不二等人正鎮定地看著比賽,對比賽的逆襲沒有半點意外。

  “恐怖的一群人……我竟然還大言不慚,哈……”

  每盤結束,雙方選手都會獲得三分鐘的休息時間,日本隊這邊,中河內喝完水,正擦著臉,突然眼睛一瞪,臉上痛苦地抽搐起來。

  “前輩你怎麼了?”石田大驚,突然招手大喊道:“醫生!醫生!”

  中河內臉上的痛苦不見緩解,他緊咬著嘴唇,一粒粒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流,半邊衣服都被打濕了。切原、金太郎等人也不知發生了什麼,急衝衝地就要往場地內衝,但被鳳凰給攔下了,他瞪著幾人道:“做好你們的事,別瞎搗亂!”

  而就在他準備過去的時候,鬼卻跟了上去,眉宇間有幾分急切。

  埸內醫生率先很快過來,他掀開中河內上衣,眾人都看到腹部上紫黑色的淤青。

  醫生倒吸口冷氣,質問道:“你們到底怎麼想的,這樣的傷還讓他比賽,難道你們想要他的命?”

  鳳凰啞口無言,醫生也不理他,從急救箱裡快速的拿出了瓶裝藥物,抹在手上後輕輕為中河內按摩,中河內臉上的痛苦緩解了幾分,但就在眾人放鬆的時候,他嘴角卻溢出了一絲黑血。

  “怎麼會這樣?”石田驚呼道。

  “果然是這樣!”鬼臉上閃過一絲愧疚,眾人視線瞬間集中到他臉上,他苦澀說道:“剛剛比賽的時候,他撞到了舊傷的地方……”

  鳳凰臉上閃過一絲異色,他立刻反應過來,同時心中苦笑,看著中河內虛弱的樣子,他問道:“醫生,比賽……”

  醫生瞪了他一眼,低聲質問道:“你還想比賽?你這是在殺人啊!”

  鳳凰尷尬無比,但又不能對醫生發火,這時,一旁的鬼拍了拍他肩頭,點頭道:“沒事的,輸掉的比賽我會贏回來的!”

  鬼的話讓一旁的鳳凰有些反應不過來,面前的人似乎有些陌生,突然,他笑了起來:“是嗎,那我期待著……”

  “昔日的鬼十次郎要回來了嗎?”心中莫名激動起來,額頭上的舊傷突然有些發癢,鳳凰走出去,對裁判喊道:“不好意思,這場比賽我們棄權!”
avatar
墨泠
Admin
Admin

文章數 : 468
墨幣 : 879
聲望 : 0
注冊日期 : 2016-10-31

http://moyou.longluntan.com

回頂端 向下

第十八章 日本雙雄

發表 由 墨泠 于 周三 12月 28, 2016 10:34 pm

  “嘩!”

  棄權!

  占著大好優勢的日本隊竟然棄權了?所有人,包括日本隊內部都懵了。切原等人向這邊張望,也有人想從鳳凰臉上得到答案,然而,他只是擺了擺手,轉身回到隊伍裡。

  不一會,齋藤來到現場,帶走了中河內,臨走前,千璃遞給了他一張紙張。

  鬼也將舊事重提,那是很久以前,中河內找到他,挑明要和他對決。當時的鬼初入U-17,剛和鳳凰一戰,本不想再招惹是非,無奈中河內太過執著。兩人對決時,中河內被鬼用世界級的回球打中腹部,當時沒什麼特殊反應,而這次意外好巧不巧,中河內撞到了舊傷。

  “額……”聽完鬼的敘述,所有人沉默當場,搞了半天,竟然是這個,有人無奈苦笑,他們這次真是沒處講理去,只能打碎牙自己吞下。

  白石愕然,看來U-17裡也有些不為人知的秘密舊事啊!

  和日本隊類似,捷克隊被這突如其來的勝利擊暈了,明明處於絕對下風,卻奇跡般的贏了,光頭隊長看著神色疲憊的諾瓦克兩人,寬慰道:“你們做的夠好了!下去好好休息,接下來交給我們!”

  諾瓦克兩人點點頭,已經沒了之前的傲氣,這場比賽雖然贏了,但他們心中無比苦澀。原本被自己認定為“弱雞”的日本隊竟然如此之強,而且還是兩個名不見經傳的人物。

  兩人對視一眼,均看到對方眼中的無奈,看似捷克先下一局,占了上風,實則對方的精銳還未全出,那個白石,以及對方的No.1,基本兩場單打已經被對方預定。

  “但願不要如我們所想的吧……”

  ……

  很快,十分鐘過去,第一雙打比賽開始。

  裁判看著手中名單,大聲念道:“第一雙打比賽開始,捷克隊卡雷爾‧波羅弗斯基(初中)、桑切斯托‧卡夫卡(初中)vs日本隊千歲千里(初中)、橘桔平(初中)!”

  與此同時,捷克那邊走出兩個白人男子,其中一個正是在開幕式時打趣日本的卡夫卡,他看了眼對手的名字,有些不滿地對同伴道:“切!又是這種沒聽過的人……”

  波羅弗斯基無奈地看著同伴,這家夥就是這樣,太傲,難道非得對方的選手是那個白石才滿意麼?不過波羅弗斯基卻沒太反感,嘴角噙著一絲笑意,心中嘆道:“初中生的年紀,就有了那種實力,就算在北歐諸國都算小有名氣的新星,沒理由不傲……”

  日本隊這邊也走出二人,一個皮膚黝黑,但那雙清澈明亮的眼睛仿佛能看穿一切,一個黃髮寸頭,雙眼仿佛獅子之瞳,充滿威懾力。

  “千歲大哥!橘前輩!加油啊!”金太郎突然大喊道。

  他的聲音引來了周圍觀眾的注意,大家微笑著,並沒有覺得金太郎的行為有什麼不妥,至於那些各國調查情報的人,則馬上找到了千歲和橘的資料。

  “千歲千里,初中三年級,日本全國大賽優勝學校四天寶寺選手,實力不詳,之前為全國巔峰級。”

  “橘桔平,初中三年級,日本全國大賽八強,不動峰網球部部長,實力不詳,之前為全國巔峰級。”

  看完二人的資料,不少人眼中帶著少許驚訝,他們都是專門研究情報的人,對選手的成長規律十分清楚。若沒記錯,日本的全國大賽是在三、四個月前結束的,對方也是之後進入全國集訓地,那段時間可是他們這年紀選手進步的最佳時機,這麼想來……

  “嘶,兩個疑似準世界級的雙打選手?”不少人倒吸口冷氣。

  職業選手中,不乏世界級單打實力的雙打選手,但那是職業比賽,而這是U-17世界杯,出現的職業選手屈指可數。

  他們不敢大意,打起精神看比賽,必須要將最精確的資料帶回隊伍。

  而這時,雙方挑邊結束,捷克隊發球。

  卡夫卡輕輕擠壓手中網球,冷冷瞥了眼對面,英俊高傲的臉上帶著一絲嘲弄的笑意。在他看來,日本隊是真正的鄉下土鱉球隊,只是出了個能和波爾克抗衡的人,就被媒體捧成了超級黑馬,實則就是個連網球暴發戶都算不上的國家。

  “我要讓你們知道,網球不是靠一個人就能改變的比賽,這是集體的,光榮無上的競技項目。”

  他將球拋起,輕輕一躍,手臂彎著垂直朝下打去,“砰”的一聲,在人們的驚呼聲中,迅疾如風般射向對面。卡夫卡一出手便用上了全力,他雖傲,但卻認清現實,清楚比賽時應該做什麼。

  隊長阿洛斯看著這發球,滿意地點點頭,正是因為卡夫卡傲而不狂,他才放心讓對方上場。

  而看著這極有水準的發球,千歲微微一笑,眼中閃過一道白芒,腳步轉騰,迅速側開身子,左手揮動球拍朝前抽打。

  “砰!”網球微滯,但在被擊出的一刻,球身震動,帶出一道肉眼可見的氣浪波紋,朝著對面反射而去。

  “特殊擊球技巧?”卡夫卡眯著眼睛,心中轉過數個念頭,他快速朝球落點跑去,同時右手展開,蓄力的做出擊球架勢。

  “簌!”然而,就在這時,網球輕輕震顫,繼而消失不見。

  “千歲大哥的神隱!”金太郎拍了下切原,驕傲地笑了起來,似在示威:“瞧,這就是我們四天寶寺的選手。”

  切原扭過頭去,不願和這個小屁孩計較,而這時,一旁的白石開口道:“似神隱,卻不是神隱……”

  “啊?”金太郎和切原愣愣地看著他,不明所以。

  “哼!雕蟲小技!”卡夫卡立刻反應過來,對方用的是某種擊球技巧,球看似消失,其實隻是因為快速振動使肉眼無法觀察。他冷笑一聲,動作輕靈向後退去,這時,原本消失的網球也出現在底線上方。

  卡夫卡右手立刻揮動起來,同時,不屑地出聲:“沒有會消失的網球,你這招數騙騙小孩還行,但想在我這裏蒙混過去,癡心妄想!”

  球拍揮動的速度極快,劃開了空氣,將網球鎖定,然而,就在兩者即將碰撞的瞬間,網球卻出人意料地偏開,讓卡夫卡這一擊落空。

  “砰”的一聲,網球輕擦著底線掉落後方。

  “15:0。”

  從發球到得分,只過了三十秒不到,有的觀眾迷茫地擦了擦眼睛,還以為自己剛才眼花,看錯了。卡夫卡更是驚駭莫名,明明十拿九穩的一擊,竟然如同撞鬼般的失誤了!

  “失誤?”鳳凰臉上帶著幾許嘲諷,或許是中河內的意外讓他有些不爽,他看捷克隊也有幾分不順眼,言語中,透著不善味道。看白癡一般的看了眼對方選手,他搖了搖頭,轉而看向千歲,心中默默點頭,這些小家夥也成長起來了。

  捷克隊,也有眼尖之人看出了之前那球的古怪,對方可不是善與之輩。

  比賽繼續,然而,無論卡夫卡還是波羅弗斯基,面對千歲古怪的回球,都沒有應對之法。原本以為是對方對網球做出二次操作,將網球軌跡改變,然而,實際面對下來,兩人心中隱隱帶上一絲驚駭。千歲的回球,仿佛有自我意識,會主動避開二人球拍。

  “Game,千歲、橘,1:0。”

  場外的人則想法不一,普通觀眾還以為捷克隊的兩個選手抽風了,失誤不斷,稍懂網球的觀眾則皺著眉頭,看不出其中的奧妙。只有一些選手和球探,他們或驚訝或忌憚地看著千歲,那個高大的日本隊選手:“莫非又是個不簡單的人物?”

  比賽繼續,交換場地後,橘站在發球區,掂了掂手中網球,他嘴角咧開,一股狂傲的戰意迸發而出,有的觀眾打了個寒戰,仿佛看到一頭仰天咆哮的雄獅。

  “砰!”橘不客氣,抬手便是一記沉重迅猛的發球,隱隱間,甚至有人聽到了咆哮之聲。

  面對這球,波羅弗斯基神色凝重,打起了十二分精神,轉瞬之間,橘的網球便來到他身前,他不敢大意,右手的球拍牟足了勁,對準網球打去。

  “砰!”接到球瞬間,波羅弗斯基臉上猛地一沉,沒有絲毫猶豫,另一隻手迅速搭上,兩隻手托著球拍,他臉色卻不見緩和,反而如臨大敵般,一道白色光芒在他左手綻放。

  “千錘百煉之極限?”切原驚道。這招所有人都不陌生,全國大賽上青學部長手塚就是靠這招大放異彩,立為公認全國級選手的標杆。

  “呼!”千錘百煉用出,波羅弗斯基頓時輕鬆少許,目光凝聚,他奮力將這球甩打出去,同時,他目光聚焦在橘身上,不放過一點細微之處。

  千錘百煉的奧義,是能將對手的力道、旋轉、速度雙倍回擊強大技術,配合上手塚領域,更是能將弱點減到最小,稱為初中選手的神技也不為過。

  “然而,你不是手塚君,我也不是當初的我!”

  目光凝聚於球上一點,一股駭人的、猛獸般的氣息從橘身上冒出。他看著來球,不退反進,左手置於胸前.突然,橘一躍而起,眼中迸射出一道駭人光芒,右手猛地抽打出去。

  “雄獅亂舞!”

  “嗖嗖嗖!”網球擊出瞬間,突變為無數顆,朝著四周散射而去。

  卡夫卡先是凝神以待,但看到對手絕招,愕然之後眼中透著一絲冷芒,他大喝道:“竟然隻是這種程度的球!太看不起人了,我可是能打十球的天才卡夫卡啊!”

  猛喝之間,漫天飛散的網球虛影被他識破,終於,他目光一頓,集中到其中一顆上。

  “找到你了!”沒有猶豫,右手的球拍呼嘯著一道白芒,對準這球籠罩而去。

  然而,異變突生!

  原本虛影散去,露出網球真身,但在卡夫卡驚駭的目光中,這顆網球突然猛然爆發,噴散出無數顆網球,上面的氣息無法分辨,每一顆都似是真的。

  “轟!”

  漫天的球影穿過卡夫卡,轟砸在他身後,他艱難地將頭扭過,如同魔障般的囈語道: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隻見他身後,地面上道道印記,仿佛數顆網球轟砸而過。

  “15:0。”

  “嘶!”冷冷抽氣過後,無數人或震撼或忌憚或緊張,神色各異的看著場上的兩個亞裔人種,尤其是那些選手,原本假想中的某種可能正漸漸成為現實。

  ……

  “砰!”

  “Game,千歲、橘,2:0。”

  比賽已經被帶入了日本隊的節奏,卡夫卡無力的垂下頭,與他之前的高傲模樣對比鮮明。波羅弗斯基也好不到哪去,對面二人的實力已經穩壓他們,繼續比賽隻是垂死掙紮。

  這時,光頭隊長阿洛斯猛然喝道:“白癡!蠢蛋!這是雙打!雙打比賽!你們兩個是網球菜鳥嗎?”

  “雙打?”卡夫卡和波羅弗斯基聞言,眼前一亮。沒錯,這是雙打,對手的實力並不是絕對,更要看選手間的配合,之前兩人被對方氣勢攝住,只能被動跟著對手節奏行動,現在被阿洛斯喝悟,比賽的自信慢慢找了回來。

  千歲和橘對視一眼,瞞不下去了,本來還想著就這樣拿下比賽,而且還不暴露真實實力。

  千歲歎了口氣,原本睿智清澈的眼中,帶著一絲期待,漸漸變得渾濁。

  與此同時,一道道白氣從二人身上激發,勾連著彼此,他們仿佛不著力一般,雙腳虛浮於空,強大的氣場彌漫開來。

  “同,同調!?”
avatar
墨泠
Admin
Admin

文章數 : 468
墨幣 : 879
聲望 : 0
注冊日期 : 2016-10-31

http://moyou.longluntan.com

回頂端 向下

第十九章 猛人

發表 由 墨泠 于 周三 12月 28, 2016 10:35 pm

  “比賽結束,日本代表隊千歲千里、橘桔平獲勝,比分2:0!”

  沒有任何懸念,在二人展開同調瞬間,捷克隊結局便已注定。網球雙打界流傳“得同調者得天下”豈是虛傳,這是所有人的共識,沒有進入同調,就如同普通選手與世界級的差距。

  這是天塹,無人可跨越,上百年的網球曆史無不證明著。

  在無數的掌聲中,千歲和橘慢慢退場,而場外,看著二人輕鬆的模樣,不少球探都皺起眉頭,似乎有什麼地方遺漏了,但是,他們想破腦袋也沒想起,到底是哪出了問題。

  兩場比賽過後,觀眾們興致勃勃,對之前的比賽議論著。兩場比賽都算不上很精彩,一則有之前的熱身賽對比,二則,兩場比賽都是壓倒性的,沒有對抗又怎麼能喚起觀眾心中的激情!

  與普通觀眾相比,那些有一定眼界的人想法卻不一樣。他們仿佛看到了一輪火紅的大日,從遠東的海面漸漸升起,雖不耀眼明顯,但潛力無限,甚至讓人看到了歐洲網球的危機。

  雖然有些誇張,但這種想法如同種子,悄然埋在這些人心中。

  捷克隊,敗仗來得突兀。二十分鐘前大家浸在勝利的喜悅中,但對方犀利的回擊,讓隊員們清醒過來,對面可是在熱身賽擊敗過德國的球隊,能與波爾克抗衡的選手還沒出手呢!

  隊裡氣氛壓抑,身為隊長的阿洛斯‧沃伊切克反而沒有表示。他靜靜的坐在凳子上,目光冷峻,配上與波爾克一般的大光頭,透著生人勿近的氣息,突然,他瞟了眼跟隨工作人員進來的魁梧男子,臉上浮現笑容,迎上去道:“終於趕上了!”

  來人點頭致意,近乎兩米的身高,足足高出阿洛斯十公分,看著對方額頭細密的汗水,阿洛斯笑道:“一勝一敗,這場就看你的了!”

  男子留著寸頭,相貌平平,但眼角那六公分長短的疤痕,增添幾分猙獰。奇怪的是,他整個人給人的感覺並不強烈,氣息平平,如同普通人,男子看著阿洛斯,聲音帶著幾分沙啞:“放心!”

  不關心對手是何人,一種強大的自信在他周身彌漫,阿洛斯眼皮一跳,又突破了?頓時心中苦澀與喜悅交雜,說不清是什麼味道。

  這時,裁判喊道:“下面進行單打三比賽!捷克隊拉伊‧巴拉克vs日本隊鬼十次郎!”

  男子聽到後,不悲不喜,緩緩踏進場地。

  看到這人,捷克隊上下頓時舒了口氣,有人目光閃爍,瞥向日本隊方向,心中多了幾分期待,也該是讓你們嚐嚐,什麼叫碾壓了!

  與此同時,日本隊這邊,鬼夾著球拍,沉著臉走上前。看著對面之人,他心中平平無波瀾,心中隻有一個念頭——拿下比賽!

  “是他……”就在雙方上場時,白石聽到鳳凰的輕歎,頓時轉過頭去,鳳凰似乎陷入回憶,良久才開口道:“我在歐洲時見過他,一個很厲害的人!”

  “嗯?”白石臉上雖然平靜,但心中卻有些驚訝,一向對其他人不假以顏色的冷面大叔,竟然也有讚歎別人的時候?不對,白石反應過來,貌似場上另一人是曾經力壓王者的鬼神。

  目光流轉,白石走到三津穀身邊,問道:“有對方選手的資料嗎?”

  三津穀立即在電腦上查找起來,不一會,對白石道:“找到了,不過……”

  白石看向電腦,只見左上角貼著巴拉克的照片,旁邊則是介紹和說明。

  “拉伊‧巴拉克,捷克人,十七歲,捷克U-17的NO.14,實力未知,具體戰績未知……”

  “竟然沒有資料?”白石將電腦還給三津穀,陷入沉思,對方能被鳳凰稱讚,自然不會是無名之輩,但隊裡的資料竟然是空白:“莫非……”他想到了一種可能,也只有那種可能。

  就在這幾分鐘內,比賽正式開始,鬼發球。

  看著對面選手,鬼收起之前情緒,他竟然看不透對方,不過,鬼並不在意,對手再詭秘也無用,想贏比賽,那就看手中的球拍吧!

  “砰!”伸展手臂,鬼將發球打過去,沒有之前那些發球的華麗,但周圍觀眾中,不少人都皺起眉頭,凝重的看著這球。

  巴拉克也不客氣,側身、抬手、揮拍,一氣呵成,有大家風範。球拍擊中網球,他眉頭微不可察的皺了下,沒有停頓,用力將這球提抽出去。

  見對方幹脆利落的將自己發球打回,鬼也不驚訝,反而覺得有趣,他也不試探,追上網球後腳步停頓,鼓動手臂肌肉,朝著網球狠狠抽打過去。

  “砰!”眾人只覺得空氣一震,網球化作紫黑色的光激射而去。

  “Black Tomahawk!”切原低呼,在他看來,鬼一開始便用出這種招數,似乎有點早了,其他人沒有說話,但或多或少有這樣的意思,這麼快暴露自己的絕招真的好嗎?

  巴拉克不是瞎子,自然看到對方這招的厲害之處,不過,他顛了顛手腕,眼中閃過一道冷芒:“和我比力量嗎?求之不得!”

  伸展手臂,肌肉上大筋乍現,充滿力量感。巴拉克沒有絲毫猶豫,右手握著球拍,紅芒乍現,朝著網球抽去。

  “轟!”

  這一擊,形成小型爆炸,人們下意識地將眼睛閉上,但是,耳朵仍不斷傳來嗡嗡聲響,看似輕鬆寫意的一擊,竟然恐怖如斯,而看著這招,不少白人臉露驚容,驚疑不定地看著場中那道身影:“是他?”

  “砰!”

  然而,與人們心中所想不同,這球沒有直接得分,乎是巴拉克使出絕招後,鬼的回擊就到來,沒有給人們半點反應空間,但巴拉克又豈是一般選手,他冷峻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,那種仿佛吃貨發現美味,獵人找到獵物的笑容。

  “砰!”不待人們反應,巴拉克將鬼的攻擊化解,並且力量加強了幾分。

  鬼冷笑一聲,將球抽將過去。

  誰知巴拉克卻一躍而起,對準網球狠狠砸下球拍,“砰”的一聲,這球勢如猛虎下山,剛烈無比朝鬼直射過來。鬼不退不避,掄起球拍,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,迎著這球撞去,接到球後,將其狠狠甩出去。

  “咕嚕……”有人咽下口水。

  第一球,兩人便展開激烈對攻,周圍的人有些傻眼,但馬上,他們便反應過來,大聲的加油吶喊,這樣的比賽不才是他們心中的網球比賽嗎?

  兩人一擊強過一擊,網球在半空劃過,不時電光閃爍,看得人們眼花繚亂。有人興奮地拿出手機,準備將這一幕錄下,這是絕對力量型選手的對決,而且是頂級的那種,怎麼能錯過。

  那部分球探則陷入沉思,以那個絕招來看,捷克隊那人應該就是那人,但和他抗衡不分上下的日本隊選手,又是哪冒出來的天才?而且,力量型這種罕見的頂尖選手,不應該是默默無聞的啊!

  而看著雙方激烈如火的對決,捷克隊和日本隊隊員都也都傻愣住了,均如同見鬼似的看著敵方選手,這是哪裡冒出來的猛人,竟然能和他抗衡?而且是正面對決?

  這時,一旁的乾突然叫道:“找到了!我知道對面那人是誰了!”

  眾人齊齊圍上去,只見他點開網頁,進入一個背景漆黑的官方網站,不二疑惑地看著這個網站名字,輕聲道:“歐洲第二業餘網球聯賽官方網站……”

  其他人也看出了不對勁的地方,就連切原這個兩根筋的家夥也疑惑道:“業餘聯賽?還是第二?什麼跟什麼啊?”

  乾也不解釋,繼續在搜索欄中輸入巴拉克名字,點下確定,頁面上瞬間出現巴拉克的信息資料。

  “拉伊‧巴拉克,捷克人,17歲。目前戰績78勝14敗,中級賽區No.4。慣用手右,技術特點……”看著這上麵較為詳細的介紹,眾人更加不解,為什麼連捷克官方都不願透露的資料,這個古怪的聯賽上會有,而且似乎很不簡單。

  這種事情,乾也不了解,這是他無意間在網上找資料發現的,這時,一個聲音冷冷道:“什麼狗屁第二聯賽,掛羊頭賣狗肉!”

  眾人身體一震,這是鳳凰的聲音。

  只見他看向那個黑色的官方網站,嗤笑道:“這種比賽竟然還能申請到官網,真是笑死人了,怪不得今年的世界杯有種腐爛的味道!”

  他抬頭看向眾人,聲音冰冷道:“這個比賽,中級賽區的No.1,叫做優爾根‧巴里薩維奇‧波爾克……”

  有人覺得這個名字很陌生,但卻又像在哪聽到過,不過,也有人反應過來,卻被自己所想深深震撼。切原撓了撓頭發,不解的問道:“這個人很厲害嗎?”

  柳瞇著的眼睛張開,微微震顫著,他聲音帶著一絲顫抖:“厲害嗎?你覺得德國隊的職業選手波爾克厲害嗎?”

  切原一愣,隨即瞪大雙眼,充滿不可置信。

  竟然是波爾克!而這個叫做巴拉克的是No.4!

  這麼說來,鬼面對的究竟是個什麼等級的選手?

  這時,裁判的聲音傳來:“Game,鬼,1:0。”

  最先破局的竟然是鬼?

  他竟然從那個排名僅差距波爾克兩個順位的巴拉克手上先下一局?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?
avatar
墨泠
Admin
Admin

文章數 : 468
墨幣 : 879
聲望 : 0
注冊日期 : 2016-10-31

http://moyou.longluntan.com

回頂端 向下

10頁(共10頁) 上一頁  1, 2, 3, 4, 5, 6, 7, 8, 9, 10

上一篇主題 下一篇主題 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